CharlotteW-T

踽踽獨行 走走停停

不能再喜欢东哥生活中的样子了☺️他笑起来真好听啊【捂脸打滚】《恋爱先生》完结撒花🎉


怪怪酱:



【东歌】恋爱先生专访cut

被问及jsy适合什么样的男生,东哥如是说:

“祝她好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捅刀x1】
“她挺难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捅刀x2】

“我的了解仅局限于大家都了解的她曾经的一些小小的过往” 【真的只有“小小的”嘛哥?】

“至于未来对吧……鉴于生活中……跟她这个(我来补充:前男友)……关系比较好……大家这个……你懂得(我来补充:所以快闭嘴别问了!)”

最后手足无措的样子也太萌了吧😂😂😂😂

然而我们不懂,请好好说说你和谁关系好了?🙄🙄🙄


更懂事的人 总要承受更多
安迪如此 老谭亦是如此

黑暗不咬人:

邱莹莹:“求你别管我,也别替我操心了行吗!不就留过学吗,不就是海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樊胜美:“你可以坚持你的想法,你的观念,不必碍于邻居之间的面子,居高临下,言不由衷地跟我道这个歉。”
“你用不着跟我说对不起,你不帮忙没关系,可是你明知道我最在意什么,你不但不提醒我,还跟王柏川一起合起伙来骗我!”

关雎尔:“还有安迪,你跟小包总在一起也好,你跟魏总在一起也好,我关关可能不理解你的感情,可我说过你一句没有啊……”

包亦凡:“那是我妈妈,我知道她身上有很多的问题,但我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对她稍微有一点点容忍!我也知道你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别人容忍你,但我真的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

秀媛院长:“你是他亲姐!你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根本就不管,我也不想管!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生活有一点我不是太喜欢,就是它总让更懂事的人来承担糟糕的感受和结果。

安迪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倒了血霉的孩子。好心帮助,换来的却是埋怨控诉,冷嘲热讽。一直以来以礼相待,受到无理侵害想要自我保护,却反被指责不近人情,要求她做出让步。境况再糟也不曾逃避,心力交瘁下尽全力收拾残局,却反被视为自私没人性。

那些人,有他们的执着和所爱。男友也好,妈也好,孩子也好,或者是那颗易碎的心也好,总之,碰不得也惹不得。

只有老谭,只看得到安迪。懂她理解她,即使不理解,也一定站在她身后。在她怀疑自我时开导她,在她茫然无措时鼓励她,在她为所犯过错心生愧疚时,没有生搬硬套的教育和客观严肃的评判,有的只是避重就轻的一句“这真的像只有你才能做出来的事情”。这样的老谭,过分温柔,绝对溺爱。

“我爱她,我就觉得她好。

什么都好。”❤️






【谭安】绝世好友·续篇·Day1

前文和小引 在这里(←如果没有阅读过前文务必要看)

https://y.qq.com/n/yqq/song/002oYAtr0HVBsA.html

Day1 多云转晴


“有待考察”


————————————————————————


躺在床上,安迪被刚才的梦搞得有些乱。但由于精神实在疲惫,带着满脑子的疑惑,没一会就重新入眠。

与此同时,在另一间屋中的谭宗明却辗转反侧。“终究要瞒不住了吗?”月色入户,在地毯上留下斑斑月影。

对谭宗明来说,今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可能是中途惊醒的缘故,安迪起来时已经比较晚了。老谭已经出门上班了。在又一次重新审视了整个房间,并鼓起勇气推开门走出房间后,安迪在客厅的餐桌上发现了老谭留下的字条:

你叫安迪,得了一种隔夜就会失忆的病。我是你的丈夫谭宗明,叫我老谭就好。这是你家。早餐在桌子上,起来以后去厨房热一下。另外,别太紧张。你的日记就放在你房间衣柜的抽屉里,里面应该有你想知道的一切。你可以用手机联系我。Nice day!

安迪督见了一旁盘中的几片煎培根和一点沙拉。嗯,手艺还不错。但还是先解决正事。


“不要相信谭宗明...快联系包奕凡...”

安迪很快再次在日记里找到了联系包奕凡的提醒。将信将疑地打开手机,一段日期显示于昨天的视频赫然映入眼帘。安迪看着视频中既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努力回想着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自己说出了“今天之内一定要离开这”诸类的话。昨天的自己一定也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吧。

直到培根的香气飘进了卧室,安迪才意识到自己至少应该先去吃一点东西。好不容易才按照烤箱上的使用指南热好了早饭,安迪一边大口地将培根往嘴里塞,一边环顾着整个房间。

这是一间不算大的屋子,但是设计和装修绝对算得上是一流。没有华丽做作的装潢,取而代之的是简洁而富有现代感的装饰。连安迪自己都觉得这里的风格简直不能再合她的口味了。虽然如此,但安迪仍觉得自己被一种强烈的陌生感所包围着。这里,真的是自己回中国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生活的地方吗?

把餐具丢进了洗碗机,安迪开始四处打量起来。墙上悬挂的书法吸引了安迪的注意力,左下角赫然写着谭宗明书。看来这个谭宗明还是个传统文学爱好者。


书架上整齐摆放着不少书。安迪随意地浏览着,都是些诸如《国富论》《组织行为学》等用词颇为高深的专业类书籍,中间居然还有不少英文原著。安迪随意地翻看了几本,上面做着密密麻麻的笔记。安迪辨认出有一部分是她的字迹。

从里面抽出最厚重的一本。是一本《诗经》,不管从封皮还是内容上都明显有别于书架上的其他书籍。翻开,扉页上写着谭宗明的名字。安迪又漫无目的地接着往后翻看,却在其中发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自己和另一个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

“老谭!”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也着实吓了安迪自己一跳。

安迪定了定神,又重新拿起照片细细端详。

照片是两人站在美国国家博物馆门前的一张合影。男孩双手插兜,浑身上下是掩饰不住的玩世不恭。两个人靠得不是很近,显然男孩是刻意与女孩保持一定距离。男孩抿嘴笑着,这是温柔,又带着些傲气的笑容。一旁的自己则一脸青涩,带着浅浅的难以掩饰的微笑。两人气场相差甚远,但画面却异常和谐。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用上了安迪心头。

翻过照片,背面用黑色水笔写的一句英文,看得出时间已经不短了。

“I fall in love with an angel”

安迪读出了声。

“Fall in love?”安迪皱了皱眉头,复而将照片又返回正面仔仔细细的端详。年轻真好呀,安迪的嘴角撇出一抹笑。但是,对于这段往事,果然还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吗…


这天剩余的时间中,安迪大多都在冲着这张照片沉思,以至于都没有来得及对自己一眼认出老谭这件事提出疑问。安迪意识到自己与老谭的关系绝没有早晨她日记中看到的那么简单,至少在学生时代他们应该就已经熟识了。这也让她越发搞不懂,是什么突然改变了她对老谭的看法。即便八成那时写日记的她也只是刚刚明确了自己的身份。

直到老谭下班回来,她还是一脸懵懵的,坐在沙发上发呆。这样的安迪简直把老谭的心都融化了。绕到沙发前,蹲下伸手揉了揉眼前人的一脑袋乱毛,刚想说点什么调侃几句,却被刚刚缓过神来的安迪打断:

“你就是字条里的谭宗明吧?”

“不错,说明智商还在线。”谭宗明笑着起身,“等着,我去给你做饭。”

“不用,还是我来吧。”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看见了谭宗明正刻意掩饰的一脸倦容,安迪一把抓住了老谭刚要撤离的手。

“好了还知道心疼我了,我去做就好了,你就乖乖等着享用吧。”

(此时谭宗明真正的内心OS:你是不知道,我可一辈子记得你做饭的味道…)

温柔地攥了攥安迪一贯有些偏凉的手,谭宗明重新转身走进了厨房。


看着老谭系着围裙在厨房忙前忙后的背影,俨然就是一副资深家庭煮夫的样子。从眉眼中可以看出谭宗明就是照片里的那个人。只是那时一身戾气的少年,已被岁月磨去了棱角。安迪默默地想着,她认为,老谭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坏人。最多也就是一个对她有非分之想的男人罢了。但是即便是这样,谭宗明做事也有分寸,至少值得相处。在终于得出自己的判断后,安迪偷偷溜进卧室,从衣柜中翻出自己的日记,在最后的“不要相信谭宗明”的下面补上了一句——

“有待考察”

想了想,又添上了一句“诗经中的照片上有线索”。


客厅里突然传来了老谭的声音。

“开饭了!”

安迪吓了一跳,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日记放回了原处,起身往客厅走,却一眼看见了正冲着茶几出神的老谭。

“糟糕,忘了把照片收起来。”

安迪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但此刻却从老谭紧锁的眉头中,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于是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乖乖地站在谭宗明的身后。

谭宗明确实看到了桌上打开的诗经和那张照片。此刻他的心里只剩下惊讶与不安。一方面有些自责自己的疏忽大意,一方面又在紧张安迪有没有看到了照片背面的字,她有没有多想。

等到谭宗明注意到身后的安迪,才发现她正踹踹不安地站在一边望着自己。到底是商场老手了,谭宗明瞬间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若无其事地把照片夹回书中,把书和好,放回书架中。故作轻松地朝安迪笑笑,道:

“没有想到你对传统文化这么感兴趣,看来是在家里呆的无聊了。想看什么书就告诉我,我提前帮你准备好。不过可要放在显眼的地方,免得第二天起来你找不到。去吃饭吧,一会该凉了。”

又顿了顿,

“年轻真好,对吧?”

居然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安迪想着,与老谭一起坐到餐桌旁。谭宗明的手艺很好,只是些家常菜,安迪却吃的津津有味。虽然老谭不时向安迪投来宠溺的眼神,还不停地往安迪得碗里夹菜,一边不忘自卖自夸一下自己的手艺。但安迪还是在抬头间瞥见了老谭一闪而过心事重重的表情。看得出谭宗明是在刻意规避这个话题,安迪也就没有再多问。


晚餐后,谭宗明在厨房洗碗。安迪带着饱餐一顿的心满意足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偶尔弯下腰的模样。

“别样的性感。”

安迪这样想着,不自觉起身走向了老谭。老谭听到脚步回身,看到安迪,抿嘴笑了笑,道:

“是想帮忙?”

安迪愣住了,早上的熟悉感再次扑面而来,恍惚中眼前又出现了照片中那个少年。看着安迪冲着自己发呆,谭宗明低头把脸凑近:

“在想什么呢?”

安迪反应过来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赶忙点点头,伸手拿起了水池旁的碗。于是两个人一起,解决了最后的工作。


看了一会电视后,老谭起身去洗澡。

听着浴室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以及浴室影影绰绰映出的男人的身形。安迪突然开始眷恋起这样的时光。眼前的男人让人安心,也让人心动。也许,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想到这里,安迪的眼神却又转而黯淡。但是不可能,自己永远无法拥有这样的生活。明天的自己又会忘掉这一切,甚至连老谭的样子也回忆不起。自己将永远陷入这样的循环中,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做回完整的自己。

强大的逻辑让安迪瞬间从刚才感性中脱离出来,这时她突然有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自己病了,老谭却从没有向自己提过治疗的事情?


这时浴室的门把手旋动,老谭从浴室走了出来。对自己的饮食要求并不苛刻的谭宗明没有刻意保持过身材,但浑身上下却散发处一种更加令人无法抗拒的男性魅力。白色的浴袍被腰间松松垮垮的白色布带束缚着,随意缠绕两下系上的结也让它变得好像摇摇欲坠。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珠,顺着他的脸颊,流过喉结直至锁骨。

安迪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口水,并暗暗鄙视自己的思想跑偏。想到自己还有正事要问,便急匆匆站起身:

“老谭。”

“嗯?”

“我有病对吧?”

“额…从某些角度来说是的。”

“难道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治疗吗?”

“这…治疗…我们尝试了许多治疗方法,可是…可是都没有成功。”

看着老谭有些遮遮掩掩,安迪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借着洗澡回房取换洗衣物的机会,又悄悄取出了日记,在上面补上一句"一定要好好调查下老谭和自己的病",方才满意的将它放了回去。

安迪又从衣柜中翻出了几件衣物,都是保守的款式,安迪也不禁失笑还好自己失忆后对内衣的挑选原则并没有改变。


等到安迪出来的时候老谭已经躺在客厅的床上看书了。虽然谭宗明也有自己的房间,但设置这张小床,就是为了在不侵犯到安迪个人空间的情况下,还能随时照顾到安迪。

安迪侧身坐在床边,老谭放下书拉过她的手:

“不早了,去睡觉吧。”

“可是…”安迪不知怎么,突然哽咽了,“今晚过后,我又会忘了你,忘掉你的好,忘掉你为我做的一切。即便我可以狠下心来,可你这么做值得吗?你无论怎么对待我,明天的我还是会忘得一干二净。我不值得你的好…”说着眼泪就要掉下来。

老谭显然有点慌了神,但依旧是温柔宠溺的模样。将安迪的手拉到了唇边,轻轻吻了吻:

“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心理负担,我愿意,那么你就值得。现在,快去睡觉吧。明天我会有我的方法让你记住我的。放心,有我在。”

谭宗明的承诺永远那么令人踏实,蛊惑着安迪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安迪又忆起了今天经历的种种。她暗自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要弄清今天所有的疑问。却又自嘲地发现任凭自己立下怎样的目标,明天的自己仍旧会一无所知。

“也好,毕竟今天我还是一无所知呢。至少不会被多余的情绪所影响。”

到底还是抵不过倦意,安迪带着复杂的情绪进入了梦乡。


可安迪不知道的是,在她起身回房前,谭宗明望着她的背影轻声说道:



“忘掉吧,对我们彼此都好。”



————————————————————————


你不肯说再见


我不敢想明天

【谭安】绝世好友·续篇·小引

一个来自很久很久以前的

前情提要

今天主要就是回顾一下原文啦

(其实写了不少,但自觉不太好,准备再修改修改)


 @罐罐面  的 《绝世好友》


————————————————————————


以下 是我极短的小引



当晚,安迪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老谭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安迪凭借他声音以直觉判断出,他就是早上电话里的包奕凡,也就是被老谭称为小包总的男人。

他们正在为什么事激烈地争吵着。看得出两位都怒气冲冲,但幸而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两人吵架的内容很模糊,安迪只能依稀记得最后老谭撂下了一句

“如果安迪有任何意外,你给我等着!”

然后狠狠地摔门而出。留下了一脸无奈的包奕凡呆愣在原地。

安迪想快步追上老谭,却只听见哐当一声,安迪连人带被子折下了床。


安迪刚摔下床还有点发懵,恍惚中一个身影夺门而入。

“安迪,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吧?”焦急的目光落到了床边的安迪身上。

“老...谭...”安迪本能地一把抓住身前男人的袖子。

男人先是短暂的错愕,随即温柔的弯下腰,低头轻声道:

“别怕,是我。做噩梦了吧,放心,我在呢。”

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安迪平复下来。

安迪此刻反常地感到安心。在潜意识里,安迪告诉自己:这种感觉是极少有过的。

“这是一个可以信任的男人”

安迪被自己的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却一直没有松开拽紧谭宗明袖子的手。


待安迪在脑中大致梳理了梦里发生的事情,渐渐缓过神来,老谭终于有些忍俊不禁地提醒道:

“地上不会太凉吗?”

安迪这才想到松手。爬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捡起掉落的被子。


“老谭,我在之前醒来过吗?”将手中的被子乖乖递给老谭,安迪忍不住开口问道。

“很多次了。”老谭一边重新帮安迪铺好被子,一边缓慢地说道,“你总是睡不安稳。”

铺好床,起身道了句晚安。刚刚走到门口,谭宗明又回过身顿了顿道:


“只是之前...你从没有记起过...我是老谭。”



嘭,卧室门被重新关上。


TBC

7月·回归


占tag抱歉


首先 感谢一年里大家的不离不弃

我回来了

不知道大家起初关注我的原因是什么

没写过什么有营养的文章 文笔有待提高

粉丝数却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了不减反增

是因为谭安所以入了lofter的坑

没想到一爱就爱了这么久

还是在如此如此辛苦的一年

 

总算是迎来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

前几天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是短暂的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同于普高的招生 提前批次招生的面试和加试无比繁琐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国际部 甚至是反对

认为这么高的成绩报考哪里不行 偏要剑走偏锋

虽说成绩高也有限吧

(这里顺便一提前几天在微博上蛮红的北京市全科满分状元是我的同班同学)

放弃了人大附中死约也是一个固执的决定

不过还好 最后搏这一把 算是胜了

 

能够来到北京最优秀的公立国际部最难的项目就读

是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了解IB项目

和很多人对于国际部的误解不同

国际部≠国际学校

国际部特别是IBDP项目的初试分数线 是远远高于普高的

而这仅仅是初试的通行证而已

并不是不需要面对高考的我们会有多么得天独厚

接踵而至的是TOEFL SAT还有随时心惊胆战着自己的GPA

是没完没了的presentation和essay

 

看着别的同学早早开启了度假模式

而放假三周从未睡满6个小时的我却比备考时忙上百倍

也会羡慕 也会失落

但是既然选择了

就拼命吧

 

一篇简单的回归短文被我写成了牢骚贴

大概是把这些天的苦水都倒出来了

并不想抱怨什么 因为比我忙的人实在太多了

我这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也只是小小叹口气 继续上路罢了

 

说回最最重要的事情

忙归忙 但还是控制不了我想挖坑的欲望

在新年的时候主动要求要接 @罐罐面 的《绝世好友》

结果很不厚道的拖了整整半年

《欢乐颂2》零零散散的看了些

还是不能接受安迪的新人设

所以接下来的文可能还是会比较偏向第一部的感觉

我的新学校虽是以自由著称的

但是由于它对于time management的要求极高

所以可能开学后更长文的机会也会比较少了

 当然 这都是后话了


从明天起 我会开始更《绝世好友》的续篇

当初也是看过《别相信任何人》这本原著心血来潮

发现自己的文笔还是那么烂 写出来的东西也依旧缺少逻辑性

希望我不会把这么好的脑洞写得太让大家失望

啰啰嗦嗦把原计划的短文写成了中长篇 重度OOC


接下来有时间还会另外写一些谭安的东西

也会有些我自己的生活

需要各位多多包容了


最后的最后

再次谢谢所有支持和帮助过我的人

你们真的对我很重要 很重要❤️

明天见:)


最棒的莫过于从一而终 你我一直都在💓
对于这俩位 算是执念吧

罐罐面:



熬夜爆肝的结果就是,没有福气睡懒觉。








快来认领你们和谭安的故事吧,尽量满足了所有的答案,除了拒绝魏国强那里,实在是没有素材,才只好割爱。








我承认,之前是太偏爱谭宗明这个角色了,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忽略了在谭安的这段关系里,所有的情感其实都应该是相互的,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因为她值得。








所以这次的双向视角,感觉果然是完整了。








好久好久没这么完整的剪完一首歌,整个过程就好像见证了谭安的过去,现在,十年,一辈子。








注:世纪拥抱老谭那个眼神和身体真的是扎心了,堪称全剧最疼。








谨以此献给谭安,也送给各位:我爱不爱你,爱久见人心。








为眼角那滴眼泪
被涛姐恰到好处的演技折服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愿意相信
老谭的好
安迪其实都懂❤️

Hoo-:


“想到你敞开心扉会不一样,但没想到会这么热烈……”

持续炸裂
有生之年能看到安谭拥抱
真的是爸爸和女儿了
他一路陪着她

骨子里还是和怂谭一样( ̄Д ̄)ノ

“谭宗明,我也爱你!”

黑暗不咬人:

这一声"谭宗明",叫得老夫心花怒放!🎉
"老谭"是不可能谈恋爱的,"老谭"后面永远只能跟着一句"谢谢你"。
但"谭宗明"却可以。
"谭宗明,你故意的吧!"
"谭宗明,你放开我!"
"谭宗明,你怎么那么无赖!"
"谭宗明,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谭宗明"对于安谭关系的转变,意义可以说是里程碑式的!

涛姐作为在夹缝里生存的安谭党实在是不容易😂
在节目组安排好的环节里还要强行发糖+安利
自己人∠( ᐛ 」∠)_

ZoeD:

涛姐第三部怎么发展就靠你了!

那个娇羞…那个跺脚…

捂脸跑走…